欢迎访问平凉政法网,今天是 2024年07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人物

宋兰英:20个月成功调解229起家事纠纷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责任编辑:高睿蔓 审核:高睿蔓 发布时间:2024-06-21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 本报记者 王春 文/图

□ 本报通讯员 李波

一身职业西装,走路带风,说话快但是不让人觉得急促,逻辑清晰,善于抓住重点,干练女企业家的气质在成为调解员之后也没有褪去。这就是人民调解员宋兰英,熟悉她的人都亲切地喊她“宋大姐”。

2022年11月,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与宋大姐工作室建立了合作机制,从诉调对接、家事调查、反家暴联盟三个维度开展深度合作。20个月过去,宋大姐工作室累计调解成功了229起家事纠纷,调解成功率达40.53%。

红娘拓展业务

2009年5月,宋兰英退休,告别了商海浮沉。一个偶然机会,朋友邀请她一起成立一个红娘团队,为单身男女青年牵线搭桥。

能说会道、条理清晰、以情感人、积极热心,集这些特质于一体的宋兰英很快在“红娘”圈打出了名气,每天找她的家长络绎不绝。而宋兰英也逐步发现了新的“业务”——一些经她牵线的情侣有时会产生矛盾,这种矛盾可能在婚前也可能在婚后。因为宋大姐热心又耐心,所以他们会来找她调和矛盾。就这样,宋兰英从“售前”的牵线搭桥开始,又承担了“售后”矛盾化解的工作。

2019年,在鄞州区司法局和鄞州区白鹤街道支持下,宋兰英成立“宋大姐调解工作室”,负责离婚、抚养、赡养、遗产等领域的调解工作。

2022年11月,鄞州法院在宋大姐工作室建立“共享法庭”,联手鄞州区妇联、白鹤街道、鄞州区公安分局白鹤派出所等构建起了诉调对接、家事调查、反家暴联盟合作机制。

一条从公益红娘向公益调解的变更之道,就这样拓展开来。

和与离因势而劝

在家长里短的家事纠纷中,宋兰英接触最多的是离婚纠纷。她不会一味“劝和”,而是根据案件情况,将其区分为“死亡的婚姻”和“问题的婚姻”。

在一起离婚纠纷中,夫妻间已经发展到拿板凳和水管互殴的地步。“这样的婚姻调和是没有意义的,双方的感情已经在争执中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互相折磨。”宋兰英说。对于这类已经“死亡的婚姻”,宋兰英在了解情况后会帮助当事人对抚养、财产等事宜进行协商沟通,同时劝勉:离婚后不能将这种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

而对于“问题的婚姻”,宋兰英则快速抓准问题核心,针对性开展调解。在一起离婚案件中,妻子起诉离婚,埋怨丈夫只顾生意,从不关心家庭生活。宋兰英调查后却发现:原来丈夫患有重病,只想在生命有限的时间里为家庭创造尽可能多的财富,好让妻儿此后有更好的生活。

最终在宋大姐晓之以情的调解下,夫妻双方相拥而泣、冰释前嫌。“没有人结婚是为了离婚,有矛盾在所难免。”宋兰英说,“如果决定将矛盾翻篇,那么就一定要朝前看。”

协作共享补短板

从事调解工作多年,宋兰英积累了丰富的调解经验,但在专业的法律意见方面,她觉得自己还有欠缺。随着宋大姐家事纠纷服务站“共享法庭”的成立,与鄞州法院的协作补齐了宋兰英心中“最后一块短板”。

依托协作机制,宋兰英遇到吃不准的专业法律问题可以快速联系对口法官。“通过这样的沟通交流,我自己的法律水平也提高了一大截,更敢作出法律层面的判断了。”如果还有个别当事人觉得宋大姐不够专业权威,宋兰英就通过共享法庭平台,和法院的资深法官远程连线。“当事人看到法官也和我一个观点,就会放下戒备,这样工作也就更好开展了。”宋兰英说。

这种协作还体现在家事调查和反家暴联盟等各方面。

在另一起案件中,妻子因遭受丈夫长期的暴力伤害和言语侮辱向宋兰英求助。宋兰英指导她固定家暴证据并及时联系法院。法院依托绿色通道快速出具人身安全保护令,并由白鹤派出所、社区工作人员、共享法庭调解员共同监督落实,让该女子远离家暴伤害。

这样的协作模式持续至今,成为了法院联合镇街、妇联等组织指导人民调解工作、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一个生动实践。

不必遗憾未成功

宋兰英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上面按照编号记录着每一起法院委派调解的案件情况。如果外出时有当事人找她,她就能马上了解案情,争取趁机调解好。

对经手的每一个案子,宋兰英都做得扎扎实实。哪怕是调解不成的案子,她也倾注大量心血。在给法院的退案表里,她会详细记录调解阶段已经完成的工作、调解的程度以及当事人的态度等信息。“拿到宋老师的退案表之后,我们会随案移送,承办法官有了这些前期信息的支撑,案件办理质效就会更上层楼。”鄞州法院立案庭副庭长朱琼说。

40.53%调解成功率的背后,是大量“看不见的工作”。有时做了很多努力,但案件调解却倒在了“曙光将至”之前。对此,宋兰英表示“完全可以接受”。“我不会因为差一点就调解成功了而遗憾懊恼,因为我知道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些负能量进不到我的脑子里。”她说。

如今,宋兰英已经71岁了,但她觉得一切都来得及,一切也都刚刚好。“只要社会有需求,我还有余力,就会一直做下去。”宋兰英说,除了想化解更多的家事纠纷,她还想在商事纠纷调解层面做更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