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政法网,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穿过历史的不朽身影

来源:甘肃公安文联 责任编辑:郑玉丹 审核:曹红娟 发布时间:2022-04-01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1.jpg

△英模事迹画像——张万友


作者: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  何霞


穿过历史的不朽身影


——追记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烈士张万友


讲述一段历史,


致敬一个群体!


10月11日,每年365天里一个普通的日子,千百年随意的一天。当人们悠然的懒腰伸出梦境,被阳光叫醒双眼的时候,烦恼被遗忘,新一天的美好又开始了。也许,日子就这么惬意,不过是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晒晒太阳罢了,也许不小心会摔一跤,但是,谁会想到,这会与生命有关,与死有关呢?然而1994年10月11日,当两个生命同时消失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不管日子如何普通,英雄和恶魔都会在一瞬间产生。生命如此脆弱,轻重又如此不同!那个被赋予了英雄称号的人,永远地留在了昨天,而我们依然平安地活在当下。

2.jpg

△张万友烈士


“不要管我,抓住逃犯。”


这是英雄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


十月的平凉,白天秋高气爽,夜晚低温冰凉,1994年也一样。11日这一天,平凉市公安局崆峒派出所所长张万友,和往常一样,从派出所的单身宿舍起床、烧水,和队友们一起打扫院内卫生。上午8时,他带领所里仅有的2名民警步行前往崆峒乡官庄村协助乡政府和市土地管理局干部解决实行“两田制”过程中的矛盾纠纷;下午4点结束后,又分别去了几个不同的地方了解当地的社会治安状况,直至晚上7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返回所里。


天色渐渐变暗,沿途农舍的屋顶上袅袅绕绕地飘起了炊烟,饭香味随风入鼻,毫不客气地刺激着人的味觉。


“赶紧回吧,吃了饭再看。”俩队友说。


反正吃住都是在所里的,工作就好比做家务,不做心里慌,这是所里民警共同的习惯,“再看”的后面,总有各种不同的“活儿”在等着他们。


张万友咧嘴一笑:“年轻人哎,这就饿了啊?这个顺路,问下情况就回,说不定能挖个‘大洋芋’”。他所谓“顺路”的这个事是指韩家沟村的逃犯杜某某,结果,杜某某并没有回家。没挖到“大洋芋”,犯了不死心的病,肚子饿的事情早抛到脑后了。深一脚浅一脚,转眼又到该村另一家,了解本乡蒋家沟村三社负案在逃人员刘某的情况,埋在这里的“伏笔”该有个“故事”继续发展了。


“老天有眼啊!”,当得知刘某就在近日由外地潜逃回家时,3人不禁狂喜,随即立马赶回所里,准备抓捕工作,张万友在心里悄悄立下一个誓言:“刘某,你等着,这次决不能让你再溜掉了。”


如果我们去捉捕一条毒蛇,在它三寸蛇芯之外,我们是安全的。然而当两颗邪恶的心,对视,交融,合成新的恶毒,蔓延,将变成一种超乎生命的疯狂,直至与生死相关。


刘某,28岁那一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在绿意繁茂的林荫里,当罪恶的砍刀被护林员发现的时候,灵魂的丑陋陡然裸露,被揭穿的滋味使他丧失人性,锋利的砍刀转变了方向,护林员左耳被砍掉,身中13刀后倒在血泊里,任恶魔在树林里消失,从此杳无踪迹。


5年后,刘某身上残留的一点人性促使他偷偷潜回,与其妻密谋苟且偷生之计。


紧张部署,充分准备后,张万友所长带两民警,直扑刘某家中。晚上10点45分,静悄悄的村庄里,刘某家中的电视声忽高忽低传出门外,间断中分明有一男一女在嘀咕。3个人冷静分析,稍一合计,为不打草惊蛇,绕开紧锁的大门,轻跳入院。经近距离侦察,确定刘某就在屋内。张万友遂掏枪上膛,交给其中一民警,让其在屋外守候,防止刘某脱逃。张万友则亲自到房门口喊话,并报明身份,讲明政策。听到喊话,屋内电视声戛然而止,门缝里传来刘妻生硬的声音:“刘某外出了,不在家。”经过多次喊话,仍不开门。


在将屋门强行撞开后,张万友示意队友自己先进去探一探,发现前厅只有刘妻,没有刘某的影子,经多次动员,刘妻仍咬定刘某外出没有回家。在仔细观察房屋结构以后,张万友靠近一侧套房门口,准备进一步观察。就在揭开套房门帘的刹那间,刘某突然手持匕首冲出里屋,穷凶极恶地刺向张万友。终因太近、太快、太突然,快得连心理上已有防备的张万友也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匕首刺中右腹部。刘某行凶后又躲进了套间,张万友手捂腹部,后退几步,忍痛朝屋外的战友喊道:“小心,刘某有刀子!”屋外的两位民警急忙冲进屋将他扶到院中,此时的张万友腹部血流不止,呼吸困难,声音微弱地对战友说:“不要管我,快抓人!……”随后昏迷倒地。见此情景,一民警一边照顾重伤的所长,一边继续向刘某喊话,让其缴械投降。但丧心病狂的刘犯执迷不悟,又从套间扑出持匕首向民警刺来。面对凶恶的罪犯,民警临危不惧,在对空连鸣2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将刘某击毙。张万友终因肝脏破裂,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这一年,他43岁。


“所长把枪交给了我,


同时也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


“所长把枪交给了我,同时也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而他自己却在危险面前冲在最前!”将罪犯击毙并将昏迷的所长背了3里多地儿的钢铁汉子说起这次抓捕,禁不住潸然泪下。生死面前,没有一颗超然的心,没有一种超然的意志,谁会把生的希望交给别人,而把死的可能留给自己呢?张万友,这个普通的汉子,是怎样一种经历,怎样一种砺练,使他拥有这种超然,并成为我们心中的英雄呢?也许,我们谁也不会想去追溯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打开尘封的历史。但是,这种历史造就的英雄人物,迫使我们不得不去读读他的历史,去翻阅他的档案,去捉捕他人生潜在的闪光点。


1951年7月6日,一个男孩呱呱落地于绿树环绕的平凉市四十里铺镇新庄村,他就是张万友,从起名开始,就似乎集所有希望于一身,有祝福,也有期待。曾经和他一起在新庄村小学和平凉四中读书的同学,总记得他常常捋起袖子,举起他并不坚实的臂膀,摆一个英雄十足的造型,然后说:“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去当兵,也会去冲锋陷阵,男人,就该这样”。


终于,1969年12月,18岁的冬天,理想变成了现实。在承载离别的站台上,还未佩戴徽章的他以不熟练的动作向父母行了第一个军礼,目光里凝起双倍的温柔。汽笛响了,带着绿色的军营梦,怀着一颗拳拳报国的赤子之心,张万友,光荣地加入到了西北某部队,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入伍不到半年,张万友第一个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了班长。19岁,部队转到贵州遵义搞国防建设,工作条件艰苦,劳动任务繁重,部队要求严格,他默默在心里拧着一把劲,用夜间休息时间钻研业务技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他带领全班战士克服各种困难,圆满完成了各项生产建设任务,在全连比赛中勇夺第一,并荣立了个人三等功。2年后被提任为副排长,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下定决心要做一名优秀党员,并用实际行动去履行自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诺言。后来,他又随部队转入辽宁本溪、安徽马鞍山等地,搞工程基建,任务无比艰巨,他身为排长,自当带头处处以身作则,工作走在前,下班落在后。几年如一日,工作不分内外,与战士同吃同住,帮战士洗衣喂猪,替战士站岗放哨,哪里活最苦,哪里就有他,连队战士称他为:“同甘共苦的好排长。”


张万友同志心里始终装着战士,想着中队,唯独很少想着他自己。1979年9月,母亲患重病住院,兄弟和爱人多次来信恳求他回去一趟,上级领导考虑到他6年未回过家,批准他回家探亲。可当时他正负责基建施工的最后阶段,任务紧迫,而且他还惦记转眼就到十月,封冻了会影响施工进度,硬是顶着没回,直到任务完成后,家里来信说母亲病好出院了,索性他干脆放弃了探亲假。同年,爱人从千里之外的家里来部队看他,他才给了她一个6年未见的笑容。


部队12年,张万友从一个普通的战士成长为班长、副排长、排长,先后荣获连、营、团各级嘉奖14次,被评为“五好战士”、“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从部队转回他的档案袋里,除了入伍、入团、入党和职务晋升表外,其余全部记载着他的立功受奖和先进事迹。


一个人与一片天


在部队,张万友同志是官兵称道的好战士、好干部,在地方,又何尝不是如此。1982年3月,张万友同志转业后被分配到平凉市公安局,先后在草峰派出所任户籍内勤,在收审所当看守员,后调看守所,工作10年后先后被提任看守所副所长、所长职务,并担任看守、收审“两所”党支部书记。无论在什么岗位,他都保持和发扬了在部队期间的那种认真负责,顽强拼搏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干一行,爱一行。


那个年代,收审、看守工作是公安机关对敌斗争的前沿阵地,工作特殊,任务艰巨,政策法律性强,风险较大。尤其看守工作任务繁重,占全地区七个县(市)关押人犯总数的一半以上,每月平均关押人犯180多名,加之关押场所小,警力不足,许多干警都不愿从事这份工作。张万友同志却对工作从来不挑不捡,坚持服从组织分配,在收审、看守岗位上一干就是10年,从来没有出过一次差错。特别在担任看守所所长以来,克服条件差、任务重、押犯多、犯情复杂、警力不足等多种困难,一手抓警队建设,向素质要警力;一手抓人犯管理和教育转化工作。当时的他,创造性制定了“四查四看制度”、“商、严、勤、细”四字方针和对待人犯“三心”观点,取得了显著效果,使看守工作逐步走上了正规化和规范化管理渠道,保证了预审、起诉和审判活动的顺利进行。在他的领导下,看守所连续三年被党委评为先进集体,被省公安厅和地区公安处评为“百日安全无事故”先进单位和看守管理工作先进单位,个人数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和先进工作者。


张万友同志常对所内民警讲:“搞看守工作要心细,责任感要强,要主动发现问题,并及时处置,不能等,不能靠。” 他是这样要求大家的,也是这样带头做的。对在押犯既进行法律严惩的教育,又进行人性关怀的洗涤。


1994年7月底,张万友同志被调到崆峒派出所担任所长职务,在短短74天内,他马不停蹄带领民警破大案、抓逃犯,捣窝点、调纠纷,定措施、整建制,直到10月11日生命的最后一刻。


刚到派出所时,恰逢第四届中国艺术节在兰州举行,崆峒山作为国家级旅游风景区,前来观光旅游的国内外游客日益增多,节会期间更是络绎不绝。为维持景区秩序,保护游客安全,张万友同志吃在山上,住在山上,十多天没有回家。会后,他又利用近十天时间逐个跑遍了辖区14个村74个合作社,建立并整顿了多年来基本瘫痪了的治保会,使之重新发挥作用。


在74天内,张万友同志只回过两次家。乡上和他共过事的干部,在他牺牲时感慨道:“张所长在这里两个多月干了4个月的工作,是名副其实的实干派所长。”他的付出,组织看在眼里、百姓记在心里。他就是这样,拼搏一生,奉献一生。有了部队优良作风为基础,有了公安风雨历练的升华,张万友,不管身处哪里,都能撑起一片与众不同的蔚蓝天空。

3.jpg

△张万友一家合影


“爸爸,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


27年过去了!儿子张建说,父亲牺牲那年,他13岁,上初二,当时住公安局看守所院内,母亲无业,一间平房,一间小厨房,200多元的工资,养活着爷爷、母亲和他一家人。父亲牺牲的第二天,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碰到两个公安局的叔叔领他到一个阿姨家吃了饭,下午同学说他家里出事了,他说不可能,没当回事,继续和同学玩。下午放学又是那俩叔叔领他吃饭,他说家里咋那么多人,叔叔才说爸爸牺牲了,妈妈在医院。后来到医院去看母亲,母亲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他总觉得那是一场梦,躺在那里的不是父亲,他也不是他自己。多年以后,不是立在桌子中间的照片提醒他,他总觉得经常见不到面的父亲还在外面加班或出差,总会回来。他深记得在父亲去世后的那些日子,爷爷总沉默不语,一说话就骂父亲不孝,骂完了又抹眼泪。父亲是独子,爷爷当时70岁,在父亲牺牲的第二年抑郁成疾,去世了。父亲追悼会后入葬时,叔叔们拉着他见了父亲一面,但是他现在忘了父亲躺在棺材里的面目,只记得那天下大雨,道路泥泞,到处都湿漉漉的,很冷。


追悼会在市公安局院内举行,市政府领导主持,省公安厅、省武警总队、省消防总队和市内180多个单位送来了花圈挽幛。10月15日送葬那天,许多领导和老百姓冒着雨踩着泥泞前来送行,街道上有许多门市部播放哀乐,他知道这一切与父亲有关。


对于父亲的事,张建坦然接受了采访,他说:“父亲去世后,作为英烈家属,我们母子受到了各级组织和领导的关怀和照顾。1995年,母亲被市公安局招收为职工,做后勤工作,直到2007年退休。自己1999年高中毕业后选择了继续留在了父亲工作过的公安局,成为了的一名职工,享受事业编制工资待遇,2000年被公安部对公安英烈子女保送生考试后就读于甘肃省警察职业学院,2年后回到公安局上班并通过公务员过渡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警察,继承了父亲的意志。这期间,自己有幸参加了1999年全国公安英烈子女冬令营活动;2005年,母亲参加了省委政法委、公安厅组织到海南、广州、深圳等地旅游。每年的春节、清明节等节日,都有不同时期的各级领导来家里慰问,还会到父亲的墓前悼念。”


“参加夏令营时,有的父亲二三十岁牺牲,有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亲,那些失去丈夫的妻子,大部分没有再续,英烈妻子儿女都成了好朋友。一样的经历,将大家的心拢在了一起。”


“父亲牺牲后埋葬在四十里铺镇新庄村老家,三年忌日时公安局出资立了碑,还建了一个亭子,用砖围了一个小院子,现在周围松柏青翠,我们常常去清理打扫。没有进公墓,是母亲的意愿,因为她说自己百年后进不了公墓区,陪伴不了父亲,而且放在老家,她想去看就去了。再者公墓区有一定的管理制度,母亲说父亲在世的时候,一辈子给自己划着这样那样的条条框框,去世了,希望他有一个自由的世界。”


“父亲生前很严肃,我一直很害怕。父亲去世后,母亲没有再续,也没人敢提。每年过春节,一家人12点以前从来不睡,大部分时间是在等父亲回家。父亲去世后,我们从来不坐夜,母亲更是早早就睡了,就现在我有了小孩,母亲仍然早睡。父亲牺牲那一年43岁,刚过了生日几天,母亲42岁。以前处对象都嫌我是单亲,我从来都不敢对母亲说。


母亲现在没有眼泪,那时候哭干了,眼睛受了伤,遇伤心事不哭就晕过去了,院子里有白事,听到哀乐,她就莫名其妙地生气、烦躁,情绪不好。我现在是崆峒公安分局交巡警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不管白天夜里出去巡逻的时候母亲常常会担心我,可能她的心思和别的母亲更不一样吧。”


“现在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我妻子为公路段正式职工,2个女儿大的14岁,小的5岁,由母亲在家里照顾,一家人和睦相处,母亲的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我很知足了。”


如果对在天有灵的父亲要说的话,就这么简单。


是的,我们想要的日子就这么简单。


历史的书页虽然翻过去了,但是英雄的事迹从来没有被忘记!请英雄放心,你身后的青山绿水、百姓平安,自有崆峒公安民警继续沿着你的脚步,守护前行!


作者简介


司彩霞 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民警,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省作协会员、甘肃省公安文联会员。